qq游戏天天炫斗下载|天天炫斗布鲁觉醒哪个厉害
qq游戏天天炫斗下载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別迭里:我的青春我知道

時間:2019-05-27  責編:劉若男  來源:解放軍報  作者:張強 向曉東 尚高松標簽:青春無悔 戍邊衛國 別迭里

res01_attpic_brief

心中的戰友 心中的家

res04_attpic_brief

無言的陪伴

res07_attpic_brief (1)

  仰望群“星”誰的青春不曾迷茫?仰望別迭里好漢墻上的“英雄星”,排長劉岳琦再一次堅定了戍邊信念。呂辰光 攝

res10_attpic_brief

  愛在心里對邊防軍人來說,愛是珍藏在心底的純凈情感。思念獻給遠方,青春獻給堅守……入伍多年,這是中士李鑫恪守的人生信條。

  青春,他們站立的地方是祖國

  青春,因為距離而不同。

  從繁華的“北上廣”到遙遠的西陲邊關,跨越幾千公里的距離,不同的年輕人,演繹著不同的青春故事。

  你選擇在哪里奮斗,你的青春就會在哪里扎根。有人認為在競技場追逐獎牌是自己的使命,也有人覺得安安靜靜做好學問是青春的擔當,還有人選擇了與寂寞為伴、與大山為伍。在人生的青春階段,每個人都努力把自己推向一個與眾不同的軌道,讓自己的青春成長色彩斑斕……只是,藏在大山深處的故事,鮮為人知。

  當你選擇了一條“少有人走的路”,選擇了一種我們并不熟悉的生活方式,也就是選擇了“另一種青春”。而這樣的青春,屬于邊防軍人。雪域邊關,伴隨這群年輕官兵的,是日復一日的訓練和頂風斗雪的巡邏。張揚、個性,這些大都市青春故事里通用的詞語,在他們的日常生活里極少出現,責任、擔當是他們故事中的主題詞、關鍵詞。

  這里的雪山很多沒有名字,但無名的它們一起構成了這里雄偉的地貌。雪山腳下的這群年輕邊防軍人也是一樣,我們不可能記錄下所有人的名字和故事,但是我們確實知道,這些平凡的年輕官兵,他們肩并肩戍守在祖國邊防線上,構成了一道安全可靠的邊疆屏障。

  讓我們一起記住這山這人,這“軍”字頭的愛國奮斗青春,一起走近別迭里邊防連。

  ——編者

  別迭里,一個不被常人所知道的地方。

  別迭里,一個地圖上毫不起眼的“小黑點”。

  當青春走進這樣一個“小黑點”的時候,青春的滋味,就只有駐守在別迭里的官兵自己知道。

  北京有北京的繁華,邊關有邊關的美麗

  上等兵馬金龍,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別迭里邊防連一名“00后”戰士,他的家鄉在寧夏銀武。中尉排長劉岳琦,他的家在北京市西城區。

  雪花在狂風里肆意飛舞。

  站在海拔4200多米的別迭里山口,馬金龍一臉好奇地問:“排長,你去過天安門嗎?”

  “站在我家的陽臺上,就能清晰地看見天安門。”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,劉岳琦極目遠眺。

  劉岳琦在18歲前,從來沒有離開過北京。首都北京的一草一木對他來講太熟悉,是他的“全世界”。離開了北京,他才知道祖國原來這么大!

  “現在,走在巡邏路上和走在北京的街頭,我的心情是一樣的。頭頂著同一片藍天,腳下的土地是祖國。”劉岳琦笑著說。

  自從劉岳琦到了別迭里邊防連,他的母親時常在地圖上尋找兒子駐守的地方。別迭里這個“點”實在是太小了,距離北京實在是太遠了。

  想家的時候,劉岳琦經常用手機上的地圖軟件,計算著連隊與家的距離,好像他反復的計算,可以讓3700多公里的回家路,變得更“近”。

  今年春節,劉岳琦的弟弟過生日。全家人相聚在北京某酒店包間慶祝,母親向劉岳琦撥通了視頻電話。

  “兒子,你受苦了,最近過得好嗎?”視頻中,劉岳琦所處的雪域高原,相較于家人所處的酒店,實在讓人生憐,母親心疼地落淚。

  那夜,劉岳琦失眠了……

  對于生活、工作在別迭里,劉岳琦昔日的同學,也有過不同的評價。

  有同學說他傻,外面的世界五彩斑斕,多浪漫、多自在。

  也有同學說他神圣,手握鋼槍,傲立風雪,守衛祖國邊防線。

  其實,在劉岳琦心中他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。

  那天,當他第一次爬上海拔4200多米的3號界碑向東望去時,答案就清晰明朗地浮現心頭。

  “北京有北京的繁華,邊關有邊關的美麗。我會在別迭里堅守,這里的青春對我來說更有分量;雖然環境艱苦,卻更具吸引力。”劉岳琦的語氣堅定而從容。

  對高原反應沒感覺,對連隊卻越來越有感覺

  中士李鑫清晰地記得,2012年3月28日,是他到達別迭里邊防連的第一天。

  那時,山下早已是春花爛漫,而別迭里依舊是雪花紛飛、寒氣襲人。

  一下車,高原反應嚴重的他走路像踩在棉花上一樣,頭疼如海浪襲來……他在心里暗暗說:“這地方不能長待,干兩年就走人。”

  時光飛快,轉眼間7年過去了。李鑫還沒走,當初的列兵已成長為連隊骨干、新兵眼中的“班長”。

  問起留在這里的原因,他一時語噎。

  沉默片刻,靦腆的他說:“待著待著就留下來了,留著留著就習慣了……”

  李鑫口中的“習慣”其實是一種摯愛——“當你對高原反應沒了感覺,便對連隊、駐守的地方越來越有了感覺。”

  駐守邊關的7年,是別迭里邊防連變化最大的7年。每次休假回來,李鑫都覺得連隊更“年輕”了。寬敞明亮的第五代營房、長明電、保健氧、4G信號……連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而駐守在這里的人呢?

  如今,對于未來,李鑫已經有了自己的規劃。

  在大山里駐守7年的他,知道自己在別迭里的日子已進入“倒計時”。他說:“走的時候我會懷念這個地方,我的瓊鐵列克達坂……”

  “站在瓊鐵列克達坂,眺望祖國壯美山河,我的心中常常會涌出這樣一句話:人生如逆旅,只有努力攀登,才能欣賞到山之巍峨與壯美。”如今,這個昔日陌生的達坂,已成為李鑫在生命中最熟悉的地方之一。

  瓊鐵列克達坂,令李鑫“一生難忘”。對于連隊下士史元貞來說,這里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。

  2016年3月,史元貞隨隊前往海拔4080米的瓊鐵列克達坂巡邏。幾天前的一場風雪,讓距山頂3公里處的積雪深達一米,巡邏車再難前行……

  巡邏,就必須到達點位——這是烙印在別迭里邊防軍人“青春手冊”上的鐵律。即使在零下幾十攝氏度的寒風里、極度缺氧的狀態下,這群年輕人沒有一人退縮。

  史元貞和戰友一起用鐵鍬挖雪開道,用手腳攀爬前行,到達山頂時衣服已被雪水濕透,迷彩服被凍得硬邦邦的。在達坂頂上,史元貞同戰友留下一張合影。

  “祖國,這里有我們!”那天,當史元貞迎著狂風飛雪,奮力喊出這幾個字,一種堅定的信念在心中升騰——“我們,就是邊防線上最獨特的風景線。”這一句話,讓在場所有人心生驕傲。

  別迭里,是許多守護在這里的老兵們的“浪漫初戀”,這里鐫刻著他們的青春。對于入伍不足一年、廣西貴港籍戰士岑福財來說,這里是夢想的起源,更是青春淬火的熔爐。

  岑福財今年4月來到連隊。4月的家鄉廣西,春風和煦,油菜花開,美得不像話;4月的別迭里,一片銀裝素裹,寒風凜凜……跨越幾千公里,他的“家”與“國”,儼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。

  下連這天,他的母親關切地打來電話問他:冷不冷?

  他說,不冷!房間燒著暖氣,比家里還暖和。其實,溫暖,還藏在他的心里——讓岑福財感到溫暖的,還有連隊干部骨干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愛和幫助。在艱苦惡劣環境中,戰友之間親如兄弟的情誼更顯珍貴。

  “連隊就是家。有一天,離開‘家’的人是要想家的。”退伍的日子一天天近了,上等兵馬榮坦言,離開別迭里這個“家”是他最艱難的決定。

  有一種美味,只有在烏宗圖什河才能嘗到

  有一些地方待久了你會厭倦,可長時間不去又會想念。

  對別迭里邊防連官兵來說,烏宗圖什河哨所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。

  提起烏宗圖什河哨所,下士侯文杰感慨頗深:“每次去前兩天很新鮮,可待上幾天,就會覺得特別枯燥乏味……”

  烏宗圖什河哨所是別迭里邊防連的一個季節性哨所,距離連隊52公里。這段距離雖然不遠,但途中需要翻越地勢險峻、海拔4080米的瓊鐵列克達坂,以及缺氧嚴寒、海拔4400多米的基什卡蘇達坂。

  瓊鐵列克達坂附近的天氣,就像孩子的臉一樣“說變就變”。侯文杰清晰記得第一次去烏宗圖什河哨所,瓊鐵列克達坂就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“下馬威”。

  2014年,他和戰友奉命前往哨所執勤,剛開始攀爬達坂時還“風和日麗”,可攀到一半時,天空突然烏云密布。

  霎時間,豆大的雨點從天空傾瀉下來。滿身被打濕的巡邏分隊官兵,還沒來得及烤烤火,拇指大的冰雹和漫天雪花又“砸”了下來……那天,饑寒交迫的侯文杰永遠記住了瓊鐵列克達坂的綽號——“鬼門關”。

  走一趟“鬼門關”,是連隊許多老兵最深刻的記憶。在連隊服役10多年的上士王彬龍,聊起征服瓊鐵列克達坂的艱辛直搖頭——“你走一趟就知道了。”

  有些路,一定要自己走過才知道多難走。

  2011年9月,王彬龍與戰友從烏宗圖什河哨所回撤,翻越瓊鐵列克達坂時突遇暴風雪。此時,距離連隊還有30多公里。他們每人帶著2個饅頭,將槍支、背囊等物資綁在馬背上,10多名官兵齊聲高唱《好漢歌》加油鼓勁,手牽著手拉著馬尾巴走了近18個小時。

  回到連隊后,王彬龍腳脖子腫得連鞋襪都脫不下來,還有2名戰友因長時間在雪中行走,雙眼受到陽光反射得了“雪盲癥”……

  基什卡蘇達坂,又一個令別迭里邊防官兵既愛又恨的地方。侯文杰說,入伍多年,他每次前往基什卡蘇達坂巡邏,那里從來都是雨雪交加,從未見過一次晴天。

  “巡邏路上的‘鬼門關’不好過,但熬過了‘風雨’便能看到‘彩虹’。”侯文杰別有一番回味地說,走過瓊鐵列克達坂、基什卡蘇達坂,就到了烏宗圖什河,河岸邊野韭菜的味道,是一生難忘的味道。

  2014年7月,一場暴風雪襲來。一米多深的積雪,徹底阻斷了連隊通往烏宗圖什河哨所的道路。整整13天,哨所的肉類、蔬菜全部耗盡,侯文杰和戰友們尋遍烏宗圖什河岸邊的樹林,發現了一種可以食用的野韭菜。

  時至今日,官兵巡邏到烏宗圖什河,還經常采摘野韭菜憶苦思甜。這種味道,也成為一茬茬別迭里官兵“頑強堅守”的味道,更是屬于邊防軍人“苦中帶甜”的獨特味道。

  基什卡蘇達坂、瓊鐵列克達坂、烏宗圖什河……一個個拗口而又難記的名字,從戰士們口中說出,親切得如同“老朋友”。

  這些名字并不響亮,但于邊防軍人而言,卻與生命中舉足輕重的歲月有關、與青春時光有關。這些名字似乎已化作他們青春河岸邊一顆顆雨花石,閃閃發光。

  有些名字,永遠刻在心間。有些青春,也只有自己知道。

  致敬,別迭里邊防的年輕戰友們!

實習編輯:劉若男


用戶評論